【美味記憶】滿佳/永遠的美食

【美味記憶】滿佳/永遠的美食
海賊之挽救 小說

「豬──血糕!」豬字拉長,血糕二字簡潔、略帶沙啞的叫賣聲,再次準時於上午十點左右經過家門前,餘音消失在巷口,三十多年如一日。兒子曾讚歎賣豬血糕的阿婆毅力驚人,我心中想的則是,若這小推車是支撐她家經濟不可或缺的來源,再苦再累她都會咬牙撐下去。

总有一天请你去死

剛搬來這條巷子定居時,兒子正值四、五歲的好動期,發現這攤豬血糕後,每天算準時間乖乖等在門口,一聽到遠遠傳來的叫賣聲,馬上開紗門高聲催我:「媽媽快點!豬血糕來了!」就怕錯過少吃一回。

阿婆的豬血糕沾了甜麪醬,兩面裹上花生粉和翠綠香菜,一口咬下,Q彈口感與濃郁香氣直入喉底,實在的好味道擄獲老少的胃,堪稱巷道里最樸實的美食風景。

无上龙脉 发飙的蜗牛

這樣普遍的民間小吃,有市場的地方就有它,美食街或小吃市集更屢見不鮮。媽生前也愛,我喜歡跟她去買菜,其實女兒的心媽媽最懂,買完菜必定去買豬血糕,不曾教我希望落空。母女倆同享美食的滿足情景,已溫馨定格在記憶深處。

勤劳没用?为何亚洲人超努力却还是输洋人 网揭1关键:从起跑点就输了

婚後回南部過節,婆婆習慣自行宰雞而不是買現成的,割雞喉嚨放血時,總吩咐我備個碗接雞血。我眼睜睜看着雞隻的血一點一滴落入碗裡,一陣掙扎後癱在地面不動,惻隱之心油然而起,默禱牠早死早超生,下輩子別再當任人宰割的雞了。

八二年自來水 小說

婆婆會把那碗雞血加些煮熟的米放入電鍋蒸,不消片刻就有一碗雞血糕可吃。然而見證原本活蹦亂跳的雞隻如何被割喉斷氣的過程,滿腹「伯仁因我而死」的婦人之仁,怎咽得下啊?趕緊把血糕分給姪子們吃,好減輕深沉的歉疚。

眼不見爲淨,我愛吃豬血糕但從不探究它是如何做成的,唯恐知道真相後難以下箸,美食當前姑且當只鴕鳥,先大快朵頤再說吧!

台湾ESG低碳50 ETF 规模冲高

百货走春 逛云端花园看珍稀动物

私立禁穿内裤学园

枫正红 拉拉山福寿山拥秋色

季芹凌晨冒1怪反应 贴4哭图急求救「有人一样吗」